您的位置:翡翠原石_原石信息,翡翠资讯_中翠网 > 行业动态 > 美玉非天成 妙手巧雕琢【组图二】

美玉非天成 妙手巧雕琢【组图二】

2020-01-09 06:51

  

  

图5:国宝提梁花篮《群芳揽胜》。

  

  

图6:国宝山子雕《岱岳奇观》正面图。

  

  

图7:高祥(左二)在北京市玉器厂车间指导学生们设计玉雕作品。

  

  

图8:高祥正在一件珊瑚作品上画稿。

  

匠心巧手

  

玉器行里的人常说,“神仙难断寸玉”。在玉雕大师的眼中,每一块玉都是有性格的,玉的大小、颜色、形状、质感、光泽都是玉雕作品的重要艺术元素。

  

走进北京市玉器厂的产品展厅,玲珑剔透的内画水晶瓶、透爪悬舌的岫玉鹭鸶、端庄慈祥的白玉观音……精美的玉雕摆件一件接着一件;车间里,堆放着形状各异的玉料,看起来和路边的石头没什么两样。副厂长张继光告诉记者,展厅里精美的玉雕都是由这些看上去脏兮兮的石头雕琢出来的。经过开料、设计、琢制、抛光,看上去很普通的一块料也就会变成精美的艺术品,“时间短的三五个月,大件的怎么也要一年多。”张继光说。在这个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,正是设计师独具匠心的设计和灵巧的双手,玉雕作品的一花一瓣、一纹一线中都凝结着设计师的智慧与心血。

  

“量料取材,因材施艺”,每一位玉雕大师在学徒时都会听师傅讲起这8个字。这也是玉雕工艺最传统、最核心的原则。当年制作国宝的二号料,老艺人王树森主张做睡狮,高祥坚持认为这块料最适合做花薰。最终花薰的方案被采纳。“像什么,做什么,这是大家都认同的。”已经91岁高龄的高祥说。

  

玉器行里的人常说,“神仙难断寸玉”。在玉雕大师的眼中,每一块玉都是有性格的,玉的大小、颜色、形状、质感、光泽都是玉雕作品的重要艺术元素。在反复把玩、思考之后,设计师会先在纸上画稿,然后用毛笔将设计图案勾画在玉料上,称为“画活儿”。翻开玉雕大师们的作品集,每一幅画稿都细致入微,一道道衣纹、一根根发丝清晰可见。

  

勾画完毕的玉料,就可以拿给技师琢制了。玉的质地坚硬,抗压程度超过钢铁,硬度仅次于钻石,琢制玉器费时费力,因此琢玉也被叫做“攻玉”。传统的工艺是在玉料上加水和金刚砂,打磨凿擦,精雕细刻。现在有了电动设备和钻石粉工具,琢玉的进程已大大加快。虽然有了现代化的工具,但琢玉最忌浮躁,如素活中的活链、花卉中的一枝一叶都需要琢玉之人平心静气、全神贯注,稍不留意就会前功尽弃。再高明的技师也有失手的时候,可是在玉器车间却见不到一件废弃的作品。这是为什么呢?原来,琢制过程中出现的损伤,经过设计师的修改可以巧妙地遮掩,甚至将错就错,制作出与原作大相径庭的作品。张志平师承“京城四怪”之一的玉雕大师潘秉衡,他最佩服的就是老师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。一次,张志平在琢制一只玛瑙雄狮,眼看大功告成,不想因为玉料上的裂纹,狮子的头掉了下来。就在张志平惊慌失措的时候,老师不慌不忙地给出了解决办法。在低的地方再做一个头,狮子的一只耳朵贴着地面,作品起名《地听》,与昂首威武的雄狮相比神韵上更胜一筹。

  

在玉雕技艺中,俏色与玉雕大师们变废为宝的手法异曲同工。因为含有不同的化学元素,玉料往往呈现出红、黄、黑、白等不同的颜色,尤其是玛瑙料,色彩更为庞杂。俏色就是利用了不同的颜色为设计题材服务,让玉料的天然美与设计的人文美达到自然的统一。工艺美术大师宋世义偶然得到一块缠丝玛瑙料,颜色暗淡,中间还夹杂着红、黄、白、黑的色层,很难琢制成常见的工艺品。看着料上那层薄如纸的黑色,爱好京剧的宋世义眼前一亮,这块料用来做脸谱再合适不过了。他采用浅浮雕的手法,将这层黑皮设计成京剧中的黑花脸谱,散落的红色和黄色雕成人物头饰上的绒球,白色部分雕成京胡、月琴,更巧妙的是侧面的一段黄白相见的颜色化作了厚底官靴。一方小小的玛瑙料活生生展现了一个京剧大舞台。玉是石之粹,京剧是国之粹,以石之粹表现国之粹,珠联璧合,相得益彰。

  

奇石作伴

  

20年前,4件翡翠国宝制作完成,写下了中国工艺美术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。20年后,工艺美术大师们对玉雕的专注与执著丝毫未减,与玉相伴的人生仍在续写。

  

从1958年建厂至今,北京市玉器厂的发展一波三折。有制作国宝时期的辉煌,也经历了合资、改制、新老交替的阵痛。近几年,玉料的价格不断上涨,而一件玉雕精品的制作周期又相对较长,资金回笼较慢。厂里把眼光投向首饰、手把件等小件玉雕产品,取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。生产大件产品的下脚料,经过重新雕琢可以做成玉石盆景,价格低廉,也闯出了一片市场。如今南玉与北玉的区分已不再如过去那样泾渭分明,甚至已经有明显的融合趋势,但北京市玉器厂的“青龙”品牌依然是玉器行业内的一块金字招牌。2008年,北京市玉器厂的新展厅落成,750平方米的展厅与后面的工厂形成了前店后厂的格局,每天的销售额均超过1万元。厂长郭友臣说,希望能够借助这个契机重振“北玉”的辉煌。

  

20年前,4件翡翠国宝制作完成,写下了中国工艺美术史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。20年后,工艺美术大师们对玉雕的专注与执著丝毫未减,与玉相伴的人生仍在续写。郭石林退休之后又被返聘回玉器厂做技术指导,现在每周都要去厂里待上一个下午,给工人们传授技艺。谈及玉雕的发展,他说,希望更多有文化的年轻人投入到这个行业中来,玉雕传承的不仅是技术,更是艺术。

  

宋世义是几位工艺美术大师中收徒最多的一位,到目前为止已经带了60多个学生,其中好几个人已经成为北京市级工艺美术大师,并有望在未来成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。他的学生遍布全国,其中跟他学习时间最短的已有10年,最长的已经超过了20年。宋世义教给学生的是驾驭原料的思想,而不是鹦鹉学舌一般的模仿。“教徒弟不是师傅的大脑加上徒弟的手,”他说,带了这么多徒弟,“虽然自己很累,但是很充实。”

  

张志平退休后在北京市玉器二厂找到了合适的工作室,他每天都要在琢玉机前琢上几块玉料,一坐就是一个下午。2008年,张志平用一块质地寻常的芙蓉石制作了摆件《汗水浇开冠军花》,还获得了北京市工美大师迎奥运作品展的一等奖。

  

蔚长海现在是北京市溯源瑞丰玉器有限责任公司的经理。公司坐落在龙潭湖公园旁边一条幽静的街道里,规模不大,连蔚长海在内只有20来人。可是玉器行里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。正因为如此,公司在2002年接到了一个大单,制作北京奥运会徽宝????中国印。制作徽宝要严格保密,蔚长海和奥组委的负责人一起南下北上寻找合适的玉料,几经周折选中了和田的青白玉作为制作徽宝的玉料。在蔚长海的带领下,技师们以当年制作国宝的精神,精雕细琢,两方一模一样的徽宝按时交付。闲暇之时,蔚长海会去逛逛北京有名的玉器市场,令他高兴的是,他当年最拿手的素活、薄胎,今天仍能见到新的作品,“有的作品比我当年做得好”,他说。

  

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

  
 

本文由翡翠原石_原石信息,翡翠资讯_中翠网发布于行业动态,转载请注明出处:美玉非天成 妙手巧雕琢【组图二】

关键词: 行业动态